病缪斯

就我个人来说,我等不及看到你被生活摧残。
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让我活着。活着来戏弄他们。

含有大量楚苏情节    雷百合的误入   (喝了酒   错字原谅)  微周叶

严重警告     开篇死亡梗   

part   one     

      苏沐橙用两只手握着话筒,她的手有点抖。

      面对台下的记者和闪光灯,和他们越来越刁钻的问题,她心里一边咒着娱记死全家一边口头周旋。但她额头上还是因出了一片的水汽,大灯照在她脸上几乎要蒸干她身体里唯一几滴在眼眶里打转的水。

      她哽咽了一声,感受着装在裤子口袋里不停颤动的手机的热度。楚云秀的短信一条一条的来。像是在安抚她一样。

 

      叶秋死了。

 

      苏沐橙不想回忆起任何细节。她唯一记得叶秋那双很漂亮的手软绵绵地垂在白床单的外面。原本是头颅的地方,床单凹了下去,警方还没有找到他的头去哪了,也许是被撞烂了糊了一高速公路也说不准。

      所有的声音像是在离她远去,她眼前只有也只剩下那双漂亮过头的手。前几天他还在用它打荣耀,爆手速刷微博,而如今它只是垂在哪里,看上去那样的柔软,就像什么粘在水底的软体动物一样。它的指甲,那些死去的蛋白质的的堆积物在停尸间的刺目灯光下反射出金属一样的反光,镀在边缘的一圈。

      在半个小时后,她忽然发现自己在楚云秀的车里,手上捧着对方带来的热可可。

      她把脸埋进这个女人的胸口,流下忘川一样滔滔不绝的泪水。

 

      苏沐橙把自己裹进楚云秀的被子里,这样让她存有一点安定感。她翻着叶秋在她手机里留下的通话记录,寥寥几条。她一条一条的往下翻,红肿的眼袋里蕴蓄着泪水。她颤抖着手指,一条一条的摁着短信,有时候发现自己重复的多发了好几条,又颤着手发抱歉。

       她窝在床头,开着云秀的笔电,挂上自己的QQ。苏沐橙点了全部忽略,但是下一秒信息提醒又固执的跳出来。

     一枪穿云,苏沐橙想,那个腼腆的男孩子和叶秋合过影,叶秋曾对她吐过那孩子和他拍照时看上去快晕倒的槽,是个腼腆的不像话但又有非凡实力的新人。她犹豫了一下,点开了气泡浮窗,又回过去改了状态。

  

一枪穿云:节哀

 

      苏沐橙把手指放在键盘上,哆嗦了大半天却打不出一个字。面对这样的情况,那个能安慰的大哥哥已经不在了,两个都是。

 

一枪穿云:前辈

一枪穿云:什么时候

 

      苏沐橙像是被什么哽住了。现实依旧遥远,死亡是不真实的,你越是接近它,它便越是不真实。她像被人在脸上狠狠地抡了一棍一样,痛苦从她的五官像液体一样喷涌而出。

     她迅速地码完一排字,来不及管还有没有错字,就毙掉了对话框,迅速关掉QQ,发疯一样的挪着鼠标点开始再点关机。

      她大喘着气,背倚在床头,笔电暗下去的光映着她的脸。

 

     从远处的玄关传来细碎的声音,是楚云秀和她带来的蔬果。

      苏沐橙想起云秀做的番红花烩饭,然后她把脸埋进枕头里,开始小声啜泣。

      她异常的对方在烩饭上加的一个荷包蛋和用番茄酱画在蛋上的那张犯蠢的笑脸。

 

                                                                          Tbc

 

 

下一p是讲叶神在镜像世界发生的一些事    简述镜像的出入法则和世界类型

有点意识流    而且没有常理可言    有一些定义因为世界的不同会消失或出现新定义

三观一定要硬

 

 

私设一堆    私设一堆   私设一堆

 

http://mu6.me/96252   撸着这首曲子写出来的  

Alexandre Desplat - The Grand Budapest Hotel

 

评论(5)
热度(21)

© 病缪斯 | Powered by LOFTER